文玩界里的四大家:洒家 玩家 杂家 俗家

2017-06-06 16:32

  我的莲花居每天都会有来自各地的朋友来光顾,有的是来请新宝贝的,有的是跟我切磋文玩经验的,还有些是来秀玩物宝贝的。我在文玩的路上走过了十年,文玩圈里的各色朋友我也算是见了很多,他们身上拥有着不同的文玩素质、文玩经验和文玩特色。在这里我把他们总结为四种“家”,用什么来加以区分呢?就用这“文玩”二字来分。有文无玩,叫洒家;有玩无文,叫玩家;文玩兼备,叫杂家;文玩俱无,叫俗家。今天,我就这文玩圈里的几种“家”,来谈谈我对他们的不同看法。   有文无玩:洒家   洒家,这种人一般以上了年纪的人为主,手里一般都有宝贝,每天盘玩手中的宝贝就是他们的精神寄托,他们把宝贝挂在腰间、盘在手中,开学喽!,天天看着自己的宝贝发生颜色的变化,别提有多高兴了,要真是有人要买他的宝贝或者要他的宝贝,那可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这类人,更注重文玩中的文化和意境,就像很多胡同里的老北京,那是一种底蕴,一种京味儿文化,偌大的一个古都里,自古都是纨绔子弟,谁手里不得有个物件啊。而且时间久了,人就容易念旧,也就更不容易再拿起新的物件盘玩了,因为他的心已经定住了。就像我自己,手里有很多宝贝,今天看看这个,明天抚摸一下那个,没有力气再去盘玩新的物件了,想的是物件,悟的是道理,为的是能让更多的人接受文玩,推广这种传统的文化,以文玩会友。另外一部分就是一些比较特殊的年轻人。他们就是喜欢文玩,就是看着高兴,不去盘不会玩的人,我觉得他们更像是看官,说白了就是只爱文玩文化,搭建信任与沟通的桥梁,要的就是那种范儿。最后还有一种是信佛之人,这些文玩物件是从佛家法器流传出来的,他们用这些念珠去诵经诵佛,常伴其身边。我称上述这些人为洒家。   有玩无文:玩家   顾名思义,玩主就是以玩为乐的主儿,他们致力于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细心的呵护来让自己的宝贝包浆、上色,变得越来越好看、越来越有味儿,使自己的宝贝与自己“宝人合一”。但是,这些人在玩的同时并不在意文玩中的文化,就像现在很多DIY的东西,全凭自己的喜好,喜欢什么串什么,喜欢什么配什么,可是在配玩的同时他们并不太在意和关注那些蕴涵在文玩中的传统文化,一心想的只是创新和个性。随着DIY时代的到来,所有的东西都在寻求个性,我更愿意把这些玩主称为文玩新时代的领跑者,让文玩这种传统的东西融入现在这个时尚的社会,对于文玩的传播与推广,这些玩家是功不可没的。 和喜欢文玩的朋友在一起。   文玩兼备:杂家   在所有文玩的人中,我想他们对文玩是最爱、最痴情的,对于文玩可谓无所不通,所以我称他们为杂家。这些人之所以不同,是既爱文玩的文化,又爱文玩与自己的那种合一性,有点痴狂的那种感觉,有些时候,为了一件自己喜欢的文玩宝贝,甚至吃喝都不在乎了,一掷千金。这种情况我其实并不推荐,文玩就是个乐儿,不必如此较真。但在小店的经营中我却最爱与这种人交流,因为他们的痴,所以对文玩的细节了解得很深刻,无论是文玩的文化传播或推广,还是盘玩自己宝贝的方法窍门,只要是他们的心爱之物,了解得都相当透彻,应该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对于这种人,我个人是很崇拜的,毕竟人生短暂,为了文玩,为了这份感情,如此痴迷,如此醉,实在让人佩服。   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周德田与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主任姜跃进,著名相声演员孟凡贵,核雕非遗传承人宋水官和文玩爱好者共同为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揭牌。   文玩俱无:俗家   对于这种人,他们对文玩不仅没有爱还没有包容心,对盘玩物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这些人有的还很是高傲,文玩的物件什么价格高就买什么,买回来的文玩物件也许都没碰过就被束之高阁了。在如今比较火热的文玩市场,还有很多投资型买家,在市场中寻求着机会,今天买完宝贝可能明天就会出手,他们通过不同时期、不同价格的买卖获得利润。就像炒作股票和邮票似的,有的朋友来买东西老是重复问着这样的问题:“这件东西买了后可以升值吗,什么样的文玩物件一年后你能回收”,关注女教师发展 健康讲座进校园,我哭笑不得。不过这也能够理解,毕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市场规则。   以上这四种人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目标,您究竟是哪一种人呢?各位看官,不必较真,只要您是真心热爱文玩,是哪一种人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重要。   (作者: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主任 姜跃进)